1. 新雨淘中医-让老百姓都看上好中医首页
  2. 好中医

李可:一位别号“李附子”的民间中医

民间中医李可,当代中医界神一样的存在

李可:一位别号“李附子”的民间中医

李可是谁?

中医李可,山西晋中灵石人,从医五十余年,因为善用且重用附子,在治疗急危重症疑难病上战绩彪炳,人称“李附子”,国医大师邓铁涛先生专门为李可题词——“李可老中医是中医的脊梁”。甚至,淘哥之前介绍过的同有三和的刘力红、正安中医的梁冬,都是李可先生的记名弟子。

那么,附子又是什么?

附子是毛茛科植物乌头的旁生块根。味辛甘,性大热,有毒。主要产于四川、陕西、云南等地。早在我国第一部药学专著《神农本草经》中就有关于它功效的记载:主风寒咳逆邪气、温中、金疮。由于附子有回阳救逆、补火助阳、散寒止痛逐湿等功效,因此是常用的温里补火要药,也被誉为回阳救逆第一品药。明代著名医家张景岳把附子、人参、大黄、熟地共列为药中四维,即是治病保命的要药。

中医界对附子的用量主要有四种观点:一种畏附子如虎狼,索性弃用此类药物;一种认为附子毒性剧烈,应当小剂量使用,如《中药大词典》中附子的用量为3克~9克;第三种观点主张根据病情的不同以及个体的差异选择剂量,常用剂量在15克~60克;第四种是温阳派主张的超大剂量使用附子,特别是在救治心衰等危重症和肿瘤等疑难病症时,使用的剂量更大,起始剂量多在45克~75克之间。

然而,别号“李附子”的李可先生,在一剂药中,附子用量甚至会达到200克。

李可:一位别号“李附子”的民间中医

上个世纪60年代,毕业于日本帝国医科大学的“右派”心血管专家董威被下放到灵石中学做校医,他看到李可抢救心衰的方法很惊讶,认为其水平已超过西医。“我看过你们中医的药典,附子用量超过9克就是非法的。(注:2005年新版药典规定附子用量为3~15克),你却用到200克,如果出什么差错患者告你,你肯定会进监狱,当地也有其他中医,只有你这样治?”。

李可先生自己也是这么说的:我平生用附子超过5吨,经治病人过万,人服已用,未见一例中毒反应。附子乃纯阳之品,其毒性正是救命的仙丹。仲景原方中,炙甘草正可克制其毒。

那么,李可先生为什么敢于大剂量使用附子呢?这中间还有一个故事。

李可在一次接受南风窗记者采访时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

1962年,我32岁时治疗一个老年心衰妇女,每剂药用45克附子。当时家属已经在准备后事,媳妇不懂得,把3副药一起煮了,在3个小时里一勺一勺都给婆婆灌了下去,结果当天晚上老太太就醒过来了,第二天儿子跑来要求再抓几副。此前,我用9克、18克、30克附子的病人都没有救过来,30克的可以多活一段时间。这次误打误撞,使我意识到剂量问题是疗效的关键。

从此遍查医书,看到宋朝就有人怀疑过经方的剂量问题,写过《普济本世方》《伤寒九十论》的许叔微,著有《本草衍义》的寇宗爽,都曾探讨过。伤寒论的方子为啥后人用起来没效,就是因为剂量不够。此前因为没有掌握剂量,有6个人没能救回来。从那以后,经我手治疗的心衰、肺衰、肾衰病人,没有死过一例。

1981年,汉代度量衡器的考古发现,修正了古今方剂的换算标准,完全验证了我在实践中行之有效的剂量正与仲景原方用量相符。汉代的一两相当于现在的15克。

故而,李可先生有一句总结:经方的不传之秘在于剂量!

但是,李可先生即使大剂量使用附子,也还是配备有相应的安全措施:

①配伍解毒之品 凡用乌头剂,必加两倍量之炙甘草,蜂蜜150g,黑小豆、防风各30g;凡用附子超过30g时,不论原方有无,皆加炙甘草60g,即可有效监制。考炙甘草、蜂蜜、黑小豆、防风均有解毒作用。

另外,李老还研制出乌附中毒解救法:方用生草60g,防风、黑豆各30g,加水1500mL,蜂蜜150mL,分次冲服绿豆粉30g,l0min即解。1965年曾参与川乌中毒濒危2例的抢救,以生大黄、防风、黑小豆、甘草各30g,蜂蜜150g,煎汤送服生绿豆粉30g,均在40min内救活。

②宽水久煎 凡剂量超过30g时,乌头剂加冷水2500mL,文火煮取500mL,日分3次服,煎煮时间3h左右,可有效破坏乌头碱之剧毒。附子剂用于慢性心衰,加冷水150OraL,文火煮取50OraL,日分2~3次服。危急濒死心衰病人,使用大剂破格救心汤时,则用开水武火急煎,随煎随灌,不循常规,以救生死于顷刻。此时,附子的毒性,正是心衰病人的救命仙丹,不必多虑。

③ 示范煎药亲临守护 “凡用乌头剂,必亲临病家,亲为示范煎药。病人服药后,必守护观察,详询服后唇舌感觉。待病人安然无事,方才离去。”既体现了谨慎作风,更显示了责任心。

李可先生的履历如下:

李可老中医,1930年生,2013年2月7日在山西病逝,享年83岁。山西省灵石县。毕业于西北艺专文学部。逆境学医,经全省统考取得中医本科学历。曾任灵石县中医院院长,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山西分会会员,《中医药研究》特邀编委,香港《中华医药报》医事顾问,世界华人交流协会特邀研究员。

1930-2013年,著名中医。曾任山西灵石县中医院院长,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山西分会会员,《中医药研究》特邀编委,香港《中华医药报》医事顾问,世界华人交流协会特邀研究员。著有《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集》,又通过四十多年的搜集、整理,校注了清末民初著名医家彭子益的《圆运动的古中医学》。其中,《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》,记录了李老有关小儿科、妇科、外科、泌尿科、内科等各科急危重症疑难病的珍贵的治疗经验。书中所载“破格救心汤” 、“攻毒承气汤”,救治各类型心衰危症和多种危重急腹症,大获成功。在当地县人民医院,急救竟成中医科的事,曾成功治愈千余例重症心衰病人。

李可:一位别号“李附子”的民间中医

1946年投身革命,在西北野战军军校文学部学习,边行军打仗边学习,同时兼任军报记者。西北解放后转入地方工作。1953年23岁蒙冤,1980年50岁平反昭雪。在逆境中自学中医,并矢志不悔。1978年经全省统考录为中医师,在灵石县人民医院工作。1983年奉命创办灵石县中医院,1992年离休,任院长近九年。

李可先生晚年多次到广东带徒传艺,分别在南方医院、广东省中医院开辟传承基地和经典病房,轰动全国。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杨志敏说,以往中医被认为是“慢郎中”,但李可先生让大家改变了这一传统印象。“广州一个70多岁的心衰男病人,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,家属找李老试一试,用的就是破格救心汤,3天后病人居然就能下地了!”此后,广东省中医院多名青年中医拜师李可先生。他还支持医院在2010年开设经典科,用中医方法治疗危急重症,被称为“中医ICU”。

李可:一位别号“李附子”的民间中医

特别声明:本文取材于网络公开信息,如有错失或侵权,请即告知我们。欢迎携手进步,谢绝无理求删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5380042975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72464856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