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新雨淘中医-让老百姓都看上好中医首页
  2. 中医馆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一家中医互联网企业最为专情和执着的两件事:APP和药房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让很多人趋之若鹜的中医互联网,居然静悄悄地走到了商业模式无情证伪的关键时刻!

在新资金还在义无反顾杀入中医互联网这个蓝海的当下,很多旧时的中医互联网企业,已经无力坚持。

要么躺平,要么卖身。

中医互联网的带头大哥——小鹿中医,今年的8月官宣正式卖身阿里。卖身的价格并没有公布,但坊间传说,是按照最后一轮融资的估值谈的价格,并没有过多杀价。阿里健康甚至把自己的APP更名为医鹿,可见马云爸爸在收购小鹿这件事上,还是给出了足够的诚意。

在南京一隅低调经营多年的白露中医,去年8月,以6000万的价格卖给了固生堂,考虑到固生堂急于上市,收购白露更多的是为了补足固生堂在中医互联网上的短板,而6000万的价格背后还有个严苛的对赌协议。白露中医原来的老板郑项,现在出任固生堂互联网医院的法人,成了固生堂的打工人。6000万的收购款,能不能足额兑现,还是几年后的事情。

蜗居在上海张江的万家中医,给中医互联网的卖身名单增添了最新的一笔。2021年的9月,连续创业者周兰军,在把自己名下唯一的一家药店——万联大药房卖给固生堂以后,顺便把自己打拼了5年的万家中医送给了固生堂。固生堂倒是非常珍惜这个买一送一的赠品,很快就把万家中医从原本无奈的躺平恢复到了正常的运营。

还有一大堆中医互联网企业,正在各自选定的道路上挣扎前行。比如大家中医、快问中医、甘草中医、书香中医、必然中医等等。

然而,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,不是上面的这些XX中医,而是一个项目名称别具一格、商业模式更显另类的中医互联网企业——药匣子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药匣子,原本就是传统中医中用于盛放中药材的物件,现在却用来给一个中医互联网项目命名。在中医传统冠名的背后,暗指其核心业务依旧是药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这张来自药匣子官方网站的截图,更是直接阐明了药匣子的本质:一个服务医生的开方工具,再加上一个道地药材服务。这个启动于2016年的中医互联网项目,倒是一直没有偏离这两个方向.

相对于其他中医互联网企业的流量和产品思维,药匣子的作为又像它的名字一样,本质上更像一个传统的中医企业,而不是一家互联网企业。

药匣子隶属于北京明思维科科技公司。而北京明思维科科技公司则由贾瑞明控制,贾瑞明持有北京明思维科公司的73%的股份。药匣子这个别具一格的中医互联网项目就是由贾瑞明主导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贾瑞明旗下企业多达21家,从中医互联网到健康管理,从医学研究到文化创意,不一而足。但药匣子,是这个虽然不大但复杂的商业体系的核心。

相比于很多中医互联网项目都是由非中医出身的人跨界操刀,药匣子,则是由贾瑞明,这个地地道道的传统中医人亲自推动发展而来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一个传统中医人主持的中医互联网项目!

也许,正是这一点创始人基因,造就了药匣子完全迥异于其他中医互联网项目的存在。

从2016年到2021的今天,长达5年的运营,药匣子的确把自己做成了一个医生的开方工具,和一个为患者提供中药饮片的调剂、煎煮和配送的药事服务商。

复盘药匣子5年的运营,最为突出的成果也正是这两个。

一个开方工具,就是专门面向医生的药匣子APP,医生可以在上面接诊、开方,并从药匣子获取开方后的分成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两个智慧药房。一个廊坊,一个亳州。亳州这个最新智慧药房,是药匣子在亳州投资2000万建设而来,于2021年6月正式投入使用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药匣子就是通过这一南一北的两个药房,根据药匣子APP上医生开具的处方,完成审方抓药、调剂复核、智能煎煮、汤剂包装和快递配送工作。

一个APP和两个药房,如此循环往复,构成了药匣子非同一般的商业模式。

现在大多中医互联网项目都是在微信公众号上展开,大部分独立APP很难获取到足够的流量。但是药匣子对自己APP的专情和执着,让人印象尤为深刻,APP的更新频次甚至超过药匣子公众号的的推送频次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相比之下,药匣子微信公众号的更新,都没有APP这么积极。翻阅药匣子公众号,这是中医互联网企业重要的对外窗口,其最近一个时期的推送质量已经远不如从前了,更不要说推送的频次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药匣子自建药房的举动,则更加让人敬服。

药匣子自成立之初到现在,仅在2019年11月有过一次来自联科智慧城的金额不大的天使轮的融资,但是药匣子还是耗巨资建设自己的两家药房。对于营收极其艰难的中医互联网企业而言,如此重资产的投资,决策的难度可想而知。

业内的小鹿中医,也曾经建设过自己的中央药房,但据非官方消息,即便小鹿中医的流量远胜一般的中医互联网企业,但小鹿医馆的中央药房,也远远没有达到建设之初的预想。简而言之,玩不转。

药匣子,这个项目引发我们的思考,远远不止这些。

在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最新出台的今天,

在中医互联网企业群体分化瓦解的今天,

在中药颗粒剂全面推广的今天,

在阿里京东头条这样的流量和产品巨头纷纷入场中医互联网的今天,

还有药匣子这样的传统中医人主导的中医互联网项目,坚持APP运营,坚持自有药房的建设,在感动和钦佩之余

还是不由得要感慨一句:

在时代的大潮下,选择比努力更重要!

淘淘哥的朋友葛大师前几天特意传话,现在想来,尤为感慨:

今后的中医互联网,只有阿里、京东和固生堂三家!

2021年的9月28日,药匣子与京东健康中医药在京东集团的总部有一次合作签约仪式。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有很多个理由去支持药匣子与京东健康这样的巨头合作。当然,也能找到更多的理由去质疑这样合作的必要性和合理性。

只是,在当下这样的一个中医互联网企业要么躺平要么卖身的关键时刻,药匣子与京东健康的合作,不禁让我们联想到2020年小鹿中医与阿里健康的那次合作,阿里为小鹿提供了支付宝的重要入口,然而也正是在那次合作之后,仅仅一年之后,小鹿中医就卖身阿里。

同样的剧情,会不会发生在药匣子和京东健康之间呢?

药匣子会不会成为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让时间告诉我们答案吧!
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北京药匣子:在小鹿、白露和万家中医易主之后,谁会是下一家卖身的中医互联网企业呢?

特别声明:本文取材于网络公开信息,如有错失或侵权,请即告知我们。欢迎携手进步,谢绝无理求删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评论列表(1条)

  • 9979
    9979 2022年1月5日 下午6:23

    太武断了,市场瞬息万变,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真还不一定呢?

联系我们

15380042975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72464856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